地方势力抱团南方稀土整合困难重重

  首先,通过一系列资本运作,广晟有色成为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的一级控股子公司。在业界看来,广晟公司对广晟有色的股权收购,无疑是后者获得广东省政府再度“力挺”的表现。公司得以昭示其既有实力,并为将来在稀土整合大潮中获得更多支持打下基础,打造“广东有色金属航母”。后者是广东省政府批准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广东省国资委监管的大型国企。

  消息人士还透露,福建省正在力争将龙岩稀土工业园区从省级升格为国家级。目前,国家级稀土工业园区只有包头稀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地方政府对此的热衷,正反映了他们希望累积筹码,“自力更生”。

  “福建发展稀土产业是有自己一套独特模式的。在当地政府看来,由厦门钨业控股的、福建*大的稀土企业金龙稀土的分离萃取技术在全国领先,稀土发光材料和磁性材料的技术水平也具有很大竞争力,不需要外来势力整合。这在工信部来调研时也受到了明确肯定。我们并非自上而下地发展,先挖矿再发展深加工,而是下游引导上游,从下游高端产业入手,带动上游资源开发。”上述长汀县稀土办人士对福建稀土的发展深具信心。

  “我们一定会坚守福建,以厦门钨业(600549)为平台进行省内资源整合,做大做强稀土产业。“前三位80%集中度”的政策目标,并未让看似弱势的地方国企放弃手中的资源。”福建龙岩市长汀县稀土办公室一位内部人士在谈及南方稀土“三强赛”时,对本报记者表示,虽然有关部门希望南方稀土版图能有较大调整,但从目前的态势看,无论哪个省,对省外企业的触角延伸都依然持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反而从客观上刺激了地方政府加快省内资源整合,以全省之力,抱团抗衡虎视眈眈的大央企。

  地方强势抗衡

  国务院发布的《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稀土“国22条”)中,有关南方离子型稀土前三名企业产业集中度达80%的目标,在现实的稀土势力版图中,实现起来显得任重道远。这意味着,不管是央企南下兼并,还是各省跨区域重组,可能都将困难重重。政策发布已3个月,各地却更严密地控制辖区内资源和产业,看不到接纳外来势力的迹象。不止一个地区的稀土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以本省龙头企业为平台,“坚守”、“做大”稀土产业是不变的策略。

  事实上,这一态度是各地方政府针对稀土产业一以贯之的策略。以福建为例,知情人士透露,去年五矿集团曾希望到福建参与整合,当时的福建省相关领导就曾明确表态,无意与央企合作,而计划集结省内力量,自谋发展。

  在理顺与大股东关系之后,广晟有色又将广东省内尚未掌握的稀土矿资源和冶炼分离产能以托管形式收入囊中。通过对两家广东省内稀土企业的“托管经营”,广晟有色基本掌控了广东省内的合法稀土开采权,并增强了冶炼分离产能规模。

  广晟有色(600259)一位接近决策层的人士在谈及南方整合时的态度与福建如出一辙。对于留存自身实力不被吞并的决心,可以从该公司一系列的动作中明确体现出来。

  福建省共有15种稀土元素,其中以离子型稀土为主,储量居全国第三,35%位于龙岩市。在福建现有的6个稀土采矿证中,龙岩拥有5个。去年10月,福建龙岩宣布正着力打造“中国海西稀土中心”,提出力争到“十二五”末,实现稀土产业产值破百亿。

  作为广东省内唯一合法的稀土采矿权人,广晟有色背靠广东广晟有色金属集团,目前已拥有广东省内仅有的4张稀土采矿证中的2张,也拥有冶炼分离和部分深加工产能。但在群雄逐鹿的大戏中,现有筹码还不足以让其地位稳固,于是,广晟有色棋行两步:第一,理顺与母公司的股权关系,强调其省属国企的坚实地位;第二,迅速整合广东省内的其他稀土资产,壮大实力。

  对此,上述广晟有色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之所以采用“托管”而非直接的收购或股权合作形式,是因为该方法“更符合实际情况”:“收购一来需要耗费很多时间,二来公司在没有对标的做深入了解的情况下如果就贸然进入,也存在风险。因此托管是*符合当下现实的整合形式。”而对于在南方稀土整合中,广晟有色是否能得以留存,他表示:“市场可以拭目以待。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