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债令钢价坚挺

  一、全球经济共同减速,拖累钢铁实体需求

  不久前美债违约问题所以瞩目,主要在于全球金融体系会因此遭遇重大冲击,甚至引发世界经济衰退。虽然目前美债违约风险暂时解除,世界各国金融机构松了一口气,但巨额公共债务问题并未消失,反而因为“借债天花板”提高而规模更加庞大。据有关资料,美国社会目前面临的总债务(包括政府机构、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以及居民债务等方面的债务额),大约为55万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美国全年GDP总额(14.5万亿美元)的近4倍(平均每位美国公民负债17.6万美元,每个美国家庭负债额达到66万美元),其中美国政府公共债务超过了14.5万亿美元。

  债务上限提高后,美国公共债务将进一步增加。有人测算过,未来10年美国政府的赤字预计高达10万亿美元,即使实现协议要求的2.5万亿美元减少赤字目标,每年的政府财政赤字也将达到7500亿美元,10年之后的2021年,美国将累计增加政府财政赤字7.5万亿美元,比现在的14.3万亿增长50%。

  庞大债务的持续增长,势必加重政府财政利息负担,导致其它方面支付能力被迫缩减。现在美国政府每年支出的债务利息就达到数千亿美元,占据美国年度财政支出的六分之一。不仅如此,美国虽然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却不能摆脱丧失AAA主权评级的可能性。前不久,国际重要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与标准普尔先后降低了美债的主权评级,并将其前景展望定为负面。美国债券主权评级的下降以及继续下降,无疑会增大其借贷成本,有分析认为,这次下调评级,可能会使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上升0.7个百分点,从而使得美国政府债券的融资成本增加1000亿美元左右。受其影响,美国政府有限资金使用更加捉襟见肘。

  按照美国两党协议,在提高债务上限同时,必须在未来消减大致相当规模财政赤字。而在政府收入(加税与经济提升)不能显著增加的前景下,任何消减赤字计划都意味着紧缩开支,这对于因为需求不足而乏力的经济复苏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据此认为:美国经济再次出现衰退的概率正在上升,且已达到五成左右。

  除了美国债务以外,欧元区债务问题将是另外一个抑制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雷区”,甚至是更大的“雷区”。因为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不断印刷美元,不存在“违约”问题,但欧元区巨额负债国家却没有这个优势。尽管前不久对于希腊进行了救助(欧元区领导人在7月21日晚就希腊债务危机新一轮救助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同意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向希腊再提供1090亿欧元的贷款,并将贷款利率由现行的4.5%降低为3.5%,还款期限由现在的7年半延长到*少15年,*多30年。),但欧债危机也没有被止住,逐步向意大利(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及西班牙(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蔓延(两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走出新高,拉响债务危机“警报”),并有可能成为“新的雷曼兄弟”,引发对于全球经济冲击,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因此发出警告:其影响范围甚至可能超越欧元区经济体。

  全球经济衰退魅影从公布的*近月份各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依稀可辨。陆续公布数据显示,美国7月ISM制造业PMI从6月份的55.3降至50.9,远低于预期水平54.9;欧元区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为50.4;英国7月Markit/CIPS制造业PMI更是降至荣枯线下方的49.1。中国7月制造业PMI降至29个月低位50.7,距离衰退仅一步之遥(而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则已经跌破了50关口,达到了28个月低点49.3)。

  由此可见,虽然美国提高了债务上限,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欧美国家债务庞大问题依然存在,住房和就业疲软问题依然存在。投资者与生产者信心不足、消费者“捂紧钱袋”以及政府被迫消减开支,几大效应叠加,将使得全球需求形势恶化,世界经济复苏也因此更为乏力,甚至出现*糟糕的情况,即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

  包括美国在内世界经济减速,势必导致全球金属、矿石等大宗商品实体经济需求的明显减弱。因此,近期以来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走低。其中石油价格跌破80美元/桶关口。如果世界经济再次衰退局面真的出现,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几乎所有大宗商品价格都会再次暴跌,甚至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一、全球经济共同减速,拖累钢铁实体需求

  不久前美债违约问题所以瞩目,主要在于全球金融体系会因此遭遇重大冲击,甚至引发世界经济衰退。虽然目前美债违约风险暂时解除,世界各国金融机构松了一口气,但巨额公共债务问题并未消失,反而因为“借债天花板”提高而规模更加庞大。据有关资料,美国社会目前面临的总债务(包括政府机构、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以及居民债务等方面的债务额),大约为55万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美国全年GDP总额(14.5万亿美元)的近4倍(平均每位美国公民负债17.6万美元,每个美国家庭负债额达到66万美元),其中美国政府公共债务超过了14.5万亿美元。

  债务上限提高后,美国公共债务将进一步增加。有人测算过,未来10年美国政府的赤字预计高达10万亿美元,即使实现协议要求的2.5万亿美元减少赤字目标,每年的政府财政赤字也将达到7500亿美元,10年之后的2021年,美国将累计增加政府财政赤字7.5万亿美元,比现在的14.3万亿增长50%。

  庞大债务的持续增长,势必加重政府财政利息负担,导致其它方面支付能力被迫缩减。现在美国政府每年支出的债务利息就达到数千亿美元,占据美国年度财政支出的六分之一。不仅如此,美国虽然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却不能摆脱丧失AAA主权评级的可能性。前不久,国际重要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与标准普尔先后降低了美债的主权评级,并将其前景展望定为负面。美国债券主权评级的下降以及继续下降,无疑会增大其借贷成本,有分析认为,这次下调评级,可能会使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上升0.7个百分点,从而使得美国政府债券的融资成本增加1000亿美元左右。受其影响,美国政府有限资金使用更加捉襟见肘。

  按照美国两党协议,在提高债务上限同时,必须在未来消减大致相当规模财政赤字。而在政府收入(加税与经济提升)不能显著增加的前景下,任何消减赤字计划都意味着紧缩开支,这对于因为需求不足而乏力的经济复苏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据此认为:美国经济再次出现衰退的概率正在上升,且已达到五成左右。

  除了美国债务以外,欧元区债务问题将是另外一个抑制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雷区”,甚至是更大的“雷区”。因为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不断印刷美元,不存在“违约”问题,但欧元区巨额负债国家却没有这个优势。尽管前不久对于希腊进行了救助(欧元区领导人在7月21日晚就希腊债务危机新一轮救助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同意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向希腊再提供1090亿欧元的贷款,并将贷款利率由现行的4.5%降低为3.5%,还款期限由现在的7年半延长到*少15年,*多30年。),但欧债危机也没有被止住,逐步向意大利(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及西班牙(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蔓延(两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走出新高,拉响债务危机“警报”),并有可能成为“新的雷曼兄弟”,引发对于全球经济冲击,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因此发出警告:其影响范围甚至可能超越欧元区经济体。

  全球经济衰退魅影从公布的*近月份各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依稀可辨。陆续公布数据显示,美国7月ISM制造业PMI从6月份的55.3降至50.9,远低于预期水平54.9;欧元区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为50.4;英国7月Markit/CIPS制造业PMI更是降至荣枯线下方的49.1。中国7月制造业PMI降至29个月低位50.7,距离衰退仅一步之遥(而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则已经跌破了50关口,达到了28个月低点49.3)。

  由此可见,虽然美国提高了债务上限,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欧美国家债务庞大问题依然存在,住房和就业疲软问题依然存在。投资者与生产者信心不足、消费者“捂紧钱袋”以及政府被迫消减开支,几大效应叠加,将使得全球需求形势恶化,世界经济复苏也因此更为乏力,甚至出现*糟糕的情况,即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

  包括美国在内世界经济减速,势必导致全球金属、矿石等大宗商品实体经济需求的明显减弱。因此,近期以来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走低。其中石油价格跌破80美元/桶关口。如果世界经济再次衰退局面真的出现,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几乎所有大宗商品价格都会再次暴跌,甚至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一、全球经济共同减速,拖累钢铁实体需求

  不久前美债违约问题所以瞩目,主要在于全球金融体系会因此遭遇重大冲击,甚至引发世界经济衰退。虽然目前美债违约风险暂时解除,世界各国金融机构松了一口气,但巨额公共债务问题并未消失,反而因为“借债天花板”提高而规模更加庞大。据有关资料,美国社会目前面临的总债务(包括政府机构、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以及居民债务等方面的债务额),大约为55万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美国全年GDP总额(14.5万亿美元)的近4倍(平均每位美国公民负债17.6万美元,每个美国家庭负债额达到66万美元),其中美国政府公共债务超过了14.5万亿美元。

  债务上限提高后,美国公共债务将进一步增加。有人测算过,未来10年美国政府的赤字预计高达10万亿美元,即使实现协议要求的2.5万亿美元减少赤字目标,每年的政府财政赤字也将达到7500亿美元,10年之后的2021年,美国将累计增加政府财政赤字7.5万亿美元,比现在的14.3万亿增长50%。

  庞大债务的持续增长,势必加重政府财政利息负担,导致其它方面支付能力被迫缩减。现在美国政府每年支出的债务利息就达到数千亿美元,占据美国年度财政支出的六分之一。不仅如此,美国虽然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却不能摆脱丧失AAA主权评级的可能性。前不久,国际重要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与标准普尔先后降低了美债的主权评级,并将其前景展望定为负面。美国债券主权评级的下降以及继续下降,无疑会增大其借贷成本,有分析认为,这次下调评级,可能会使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上升0.7个百分点,从而使得美国政府债券的融资成本增加1000亿美元左右。受其影响,美国政府有限资金使用更加捉襟见肘。

  按照美国两党协议,在提高债务上限同时,必须在未来消减大致相当规模财政赤字。而在政府收入(加税与经济提升)不能显著增加的前景下,任何消减赤字计划都意味着紧缩开支,这对于因为需求不足而乏力的经济复苏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据此认为:美国经济再次出现衰退的概率正在上升,且已达到五成左右。

  除了美国债务以外,欧元区债务问题将是另外一个抑制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雷区”,甚至是更大的“雷区”。因为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不断印刷美元,不存在“违约”问题,但欧元区巨额负债国家却没有这个优势。尽管前不久对于希腊进行了救助(欧元区领导人在7月21日晚就希腊债务危机新一轮救助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同意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向希腊再提供1090亿欧元的贷款,并将贷款利率由现行的4.5%降低为3.5%,还款期限由现在的7年半延长到*少15年,*多30年。),但欧债危机也没有被止住,逐步向意大利(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及西班牙(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蔓延(两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走出新高,拉响债务危机“警报”),并有可能成为“新的雷曼兄弟”,引发对于全球经济冲击,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因此发出警告:其影响范围甚至可能超越欧元区经济体。

  全球经济衰退魅影从公布的*近月份各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依稀可辨。陆续公布数据显示,美国7月ISM制造业PMI从6月份的55.3降至50.9,远低于预期水平54.9;欧元区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为50.4;英国7月Markit/CIPS制造业PMI更是降至荣枯线下方的49.1。中国7月制造业PMI降至29个月低位50.7,距离衰退仅一步之遥(而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则已经跌破了50关口,达到了28个月低点49.3)。

  由此可见,虽然美国提高了债务上限,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欧美国家债务庞大问题依然存在,住房和就业疲软问题依然存在。投资者与生产者信心不足、消费者“捂紧钱袋”以及政府被迫消减开支,几大效应叠加,将使得全球需求形势恶化,世界经济复苏也因此更为乏力,甚至出现*糟糕的情况,即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

  包括美国在内世界经济减速,势必导致全球金属、矿石等大宗商品实体经济需求的明显减弱。因此,近期以来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走低。其中石油价格跌破80美元/桶关口。如果世界经济再次衰退局面真的出现,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几乎所有大宗商品价格都会再次暴跌,甚至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一、全球经济共同减速,拖累钢铁实体需求

  不久前美债违约问题所以瞩目,主要在于全球金融体系会因此遭遇重大冲击,甚至引发世界经济衰退。虽然目前美债违约风险暂时解除,世界各国金融机构松了一口气,但巨额公共债务问题并未消失,反而因为“借债天花板”提高而规模更加庞大。据有关资料,美国社会目前面临的总债务(包括政府机构、金融机构、非金融企业以及居民债务等方面的债务额),大约为55万亿美元,相当于2010年美国全年GDP总额(14.5万亿美元)的近4倍(平均每位美国公民负债17.6万美元,每个美国家庭负债额达到66万美元),其中美国政府公共债务超过了14.5万亿美元。

  债务上限提高后,美国公共债务将进一步增加。有人测算过,未来10年美国政府的赤字预计高达10万亿美元,即使实现协议要求的2.5万亿美元减少赤字目标,每年的政府财政赤字也将达到7500亿美元,10年之后的2021年,美国将累计增加政府财政赤字7.5万亿美元,比现在的14.3万亿增长50%。

  庞大债务的持续增长,势必加重政府财政利息负担,导致其它方面支付能力被迫缩减。现在美国政府每年支出的债务利息就达到数千亿美元,占据美国年度财政支出的六分之一。不仅如此,美国虽然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却不能摆脱丧失AAA主权评级的可能性。前不久,国际重要评级机构大公国际与标准普尔先后降低了美债的主权评级,并将其前景展望定为负面。美国债券主权评级的下降以及继续下降,无疑会增大其借贷成本,有分析认为,这次下调评级,可能会使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上升0.7个百分点,从而使得美国政府债券的融资成本增加1000亿美元左右。受其影响,美国政府有限资金使用更加捉襟见肘。

  按照美国两党协议,在提高债务上限同时,必须在未来消减大致相当规模财政赤字。而在政府收入(加税与经济提升)不能显著增加的前景下,任何消减赤字计划都意味着紧缩开支,这对于因为需求不足而乏力的经济复苏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BER)据此认为:美国经济再次出现衰退的概率正在上升,且已达到五成左右。

  除了美国债务以外,欧元区债务问题将是另外一个抑制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雷区”,甚至是更大的“雷区”。因为从理论上讲,美国可以不断印刷美元,不存在“违约”问题,但欧元区巨额负债国家却没有这个优势。尽管前不久对于希腊进行了救助(欧元区领导人在7月21日晚就希腊债务危机新一轮救助方案达成一致意见,同意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向希腊再提供1090亿欧元的贷款,并将贷款利率由现行的4.5%降低为3.5%,还款期限由现在的7年半延长到*少15年,*多30年。),但欧债危机也没有被止住,逐步向意大利(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及西班牙(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蔓延(两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走出新高,拉响债务危机“警报”),并有可能成为“新的雷曼兄弟”,引发对于全球经济冲击,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因此发出警告:其影响范围甚至可能超越欧元区经济体。

  全球经济衰退魅影从公布的*近月份各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依稀可辨。陆续公布数据显示,美国7月ISM制造业PMI从6月份的55.3降至50.9,远低于预期水平54.9;欧元区7月Markit制造业PMI终值为50.4;英国7月Markit/CIPS制造业PMI更是降至荣枯线下方的49.1。中国7月制造业PMI降至29个月低位50.7,距离衰退仅一步之遥(而汇丰中国制造业PMI指数则已经跌破了50关口,达到了28个月低点49.3)。

  由此可见,虽然美国提高了债务上限,暂时避免了债务违约,但欧美国家债务庞大问题依然存在,住房和就业疲软问题依然存在。投资者与生产者信心不足、消费者“捂紧钱袋”以及政府被迫消减开支,几大效应叠加,将使得全球需求形势恶化,世界经济复苏也因此更为乏力,甚至出现*糟糕的情况,即全球经济的二次探底。

  包括美国在内世界经济减速,势必导致全球金属、矿石等大宗商品实体经济需求的明显减弱。因此,近期以来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大幅走低。其中石油价格跌破80美元/桶关口。如果世界经济再次衰退局面真的出现,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几乎所有大宗商品价格都会再次暴跌,甚至接近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水平。

  二、庞大债务引发美元贬值,形成钢铁价格上涨压力

  确实,提高债务上限后,美国总统可以有权借贷更多的钱,一直到完全取消举债限制,将举债一直进行下去。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却是--这些新增加的国债由谁来买?由谁借钱给美国政府呢?

  按照美国财政部公布的数据,在美国政府的主要债权人中,排在首位的是美国社保基金,持有美国国债2.67万亿美元,占国债总量的19%;其次是美国财政部,持有1.63万亿美元,占比11.3%;排第三的是中国,持有量为1.16万亿美元,占总量的8%;再往下的是美国家庭和日本。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商业银行仅持有2.1%(3018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债权人中位列第十一位,对美国国债前景很不看好。

  由于此次美国朝野两党斗争损害了美债信誉,加之美国政府在“’’违约”问题确有前科(黄金与美元兑换及比率脱钩),实际上所有美国政府债权人,都希望在可能情况下远离美债。美债的境外债权人也会千方百计地外汇资产多元化,尽可能地不要增持美债。不仅如此,一些国家,比如中国,出于经济结构调整、经济转型与贸易平衡的需要,今后会有更多地资金用于国内需求,结余相对减少。这样,今后美国发行的国债,其增量的很大一部分,有可能找不到买主。剩下的唯一途径就是由美联储自己来买,也就是再次开动印钞机。

  此外,为了提高购买美国国债积极性,同时也为了进一步缓解资金困难,美国决策机构很有可能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此来压低长期利率并推高国债价格。

  旧债加上新债,债务雪球越滚越大,债务利息越来越高,越来越多,远远超出了美国政府偿债能力,也使得美国政府除了开动印钞机弥补,变相赖账之外,别无出路。其结果,当然是大量美元源源流入市场,引发美元贬值,尤其是另类美元贬值幅度(黄金等商品的美元实际购买力)的加大与速度加快,进而推高国际市场钢铁及其铁矿石等原料价格。

  三、两大因素博弈,引发钢材市场近弱远强格局

  总体而言,国际市场钢材及其原料价格行情处于上述两大因素的博弈之中。经济减速,甚至经济衰退力量大于美元贬值力量,钢材及其原料价格跌落;反之价格就会上涨。

  近期来看,全球经济减速,甚至二次衰退的可能性增加,使得商品市场面临很大风险,处于相对弱势。无论是钢材、矿产品、焦煤等,都不排除跌落的很大可能性。

  中、远期来看,因为多种因素引发的美元贬值将占据上风。与此同时,一些国家的各种“救市”措施陆续出台,抄底资金的大量涌入,加之中国等新兴国家的经济基本面情况依然良好,进而共同推动上述商品价格谷底反弹,而且是较为强劲的反弹。前段时期跌落越是猛烈,其后的反弹力度越是强劲。

  由此可见,今后全球钢材及其原料市场行情先抑后扬,呈现近弱远强格局,宽幅震荡向上格局。

  四、铁矿石供求基础好于其它大宗商品

  与世界经济减速,显著影响其它大宗商品实体需求不同,铁矿石的供求基础较为坚实。这是因为中国钢铁生产虽然也会受到世界经济衰退的很大冲击,但又由于国家整体资金情况较好,刺激经济增长还有一定空间,尤其是中国正处于工业化与城市化大发展时期,钢铁需求强度很大,这就使得其钢铁及其铁矿石需求仍然旺盛。*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7月份累计,全国粗钢产量达到41036万吨,同比增长15.5%。预计全年产量达到(或接近)7亿吨已经成为大概率,显示了中国铁矿石需求依然旺盛。

  另外,与石油不同,世界矿业巨头具有更大的垄断性,可以掌控铁矿石产能的释放节奏,避免国际铁矿石市场长时间的供大于求。受到铁矿石价格继续坚挺的影响,并由于今后美元的更大幅度贬值,以及澳元、雷亚尔相应升值的双重作用,未来钢材价格继续走强。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